第二十章 这样的结果

眼看不敌,三人都把自己的拿手决活亮出来,独眼人拉下自己的面罩,一只猩红的三勾玉眼睛,带着危险沉闷的气息。

“哇,原来你不是独眼龙啊,兔子眼,你是木叶兔子眼家族的?”翔大叫起来,“好难看的眼睛哦,中间还有三个蝌蚪,不对啊,那家族有一只兔子眼的。”

兔子眼!卡卡西听到这话只想吐血,写轮眼什么时候变成这名字了,一对一必逃之,能看穿一切忍术和幻术,并能复制对方忍术,忍界人人羡慕的写轮眼,要是被宇智波一族的人知道自家引以为豪的血迹界限被说成这样,不气死才怪。

正在吃糕点的迪达拉含糊地说:“那不是兔子眼,是写轮眼才对,我记得木叶有个忍者叫什么木叶技师复制忍者棋木卡卡西的,他就是一只写轮眼。”

总算还是有识货的,卡卡西长呼一口气,不过迪达拉下句话差点让他被噎死。

迪达拉一手拖着下巴道:“不过他们的眼睛为什么会比别人多几个黑点,是细菌吗?会不会传染啊?”

翔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我看应该不会吧,蝌蚪一样的细菌啊,值得研究一下。”

冷静,要冷静啊卡卡西,强迫自己不去听他们的话,卡卡西趁翔还在和迪达拉说话的时候一瞬间消失在原地,速度快的连残影也看不到,这怎么可能,翔自认为以自己的实力绝对不会看不到卡卡西的动作,就算卡卡西有这个实力,身体移动时空气里为什么连波动都没有,连原来站在卡卡西旁边的阿斯玛也不见了,可事实却是如此。

忽然间阿斯玛豪无征兆地出现在翔面前,挥动布满查克拉的拳刃斜刺而来,速度快的就像平空出现一样,仓促间,翔却一点也不慌张,从容地在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把手里剑架住拳刃,拳刃在离他胸口半尺的地方在也进不了分毫,趁对手还没反应过来充满爆发力的左脚狠狠赏了对方一记鞭腿,小样,干偷袭本少爷,受到这一重击的阿斯玛倒飞出去,身体敏捷地动作,人在空中一个后仰,拳刃在地上重重一点,留下数道裂痕,人又如弹簧般飞射而出。

翔却不管强攻而来的阿斯玛猛地转身,抬手扔出手里剑,双手则快速结印,“火遁,火龙弹。”刚结完印人又忽然退后好几步,抬脚飞击而出,强烈的脚风带起额前的短发,姿势帅气又潇洒,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打架还要耍帅。

火龙腾飞而起和一条水龙相撞,翔的脚也接住了阿斯玛侧踢而来的脚,两人好象卯上了一样,都不愿意撤脚,只是不断在脚上加重力道,一消片刻阿斯玛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珠,脚也开始打颤,而翔还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阿斯玛本来已经打算收脚了,但看到翔那略带着得意的笑容心里一阵窝火,拼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压过去。

卡卡西接住翔抛出的手里剑吃惊道:“你怎么可能这么快看穿我的幻术。”

翔笑嘻嘻地说:“因为你们的速度太快,我自认为精英上忍的速度就算在快也不可能连我都看不清,而且吃了我刚才那一记鞭腿是不可能这么快就站起来的。”轻浮的语气里却又带着无比的自信,忽然翔收脚风一样地跑开,还没反映过来的阿斯玛失去对手脚一轻摔了个狗肯泥。

翔风一样跑到若水和阿凯交手的地方道:“想不到你用的武器和我一样,我要和你打。”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表情拿出自己的武器,黝黑的双截棍在周身灵巧的几转搭在右手上,一挑眉道:“出招吧。”

阿凯见有人用和自己一样的兵器,也战意连连,只见他右足在前,左足在后,前后路线拉开,比肩稍宽,右脚向前一步,脚尖内扣,双手平举双截棍,一瞬见舞动起来,移动灵活,出棍极快,翔兴奋地回击,一边打还一边唱:“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两人你来我往,双截棍舞动成影,时而劈出、时而扫击、时而镣、或是抽击,动作果断、迅猛,此时他们身、心和棍皆融为一体,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他们俩个人,斗到高兴的时候翔又唱道:“干什么(客)干什么(客),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心里居然对凯起了知己之心。

这人思维跳的是不是太快了,见翔扔下自己跑开阿斯玛感觉格外窝火,仰起手里的拳刃就朝翔凶猛地冲去,两者之见短短的距离一瞬而过。

“你的对手是我。”见自己打的好好的,翔忽然来插一脚,若水也十分不高兴,把气全都洒在追来的阿斯玛身上,手里一动出现一把巨型重剑,长约五尺,宽有手掌那么宽,剑身流光闪动,乖乖,这么大一把重剑让一个秀气的女孩子像拿筷子一样拿起,那画面怎么看都很怪异。

巨剑一动,若水在阿斯玛还没靠近时后发先至地挥出一剑,阿斯玛反应急快,硬生生地挡住了这猛烈地一袭,只是手上传来的阵阵麻木感让他惊叹连连,没想到这看似娇小的少女力气这么大,自己的体术也算是比较强悍的,居然也只能勉强接住这一击,难怪她居然逼的阿凯用武器。

就在阿斯玛惊诧不以的时候,若水忽然邪笑一声,将手中的重间横向一削,阿斯玛闪避不急,肩膀上被削去一大块肉,“火遁,火焰刃。”若水手一翻重剑又回到空间戒指里,双手幻化成影,结印速度快的看不清,趁你病,要你命,这可是若水最常说的一句话,痛打落水狗是她的最爱。

“水遁,水阵壁。”退回去的阿斯玛强忍着伤痛结出一个a级水遁术,可惜若水施展的不是忍术,而是利用天地元气而使出的道术,在威力各个方面都加强了很多,几把火焰刃直接穿透了水阵壁打向阿斯玛,阿斯玛已经没有时间在闪开,他甚至已经感觉到灼热的火焰快要扑到脸上,“土遁,土阵壁。”后面赶上来的卡卡西见这个看似平常的忍术威力这么大,急忙使出一个防御忍术帮阿斯玛挡住。

连被两个忍术撞上火焰刃总算消失了,卡卡西瞬身站在已经受伤的阿斯玛前面,心里已经开始发急了,自己三人算是被困在这里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打的这么热火朝天而龙之国巡逻队的人为什么没有出来,但光上一眼前这两人就已经不是自己三人可以轻易应付的了,何况还有一个没出手在旁边看戏的家伙,看他的速度显然也不弱,在一看凯那边,顿时更急了,那家伙居然打的正兴奋。

而若水在卡卡西过来后也没有在出手,只是看着翔和凯的战斗,这让卡卡西松了口气,他很明显感觉到龙之国的人似乎对他们都没什么恶意,只是这是为什么呢?龙之国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伴随一声大吼,凯和翔拼完最后一击分开,凯满面汗水,布满红潮,气喘吁吁,已经有些站不稳了,翔就好很多,他挥手一弹沾在头发上汗水略微喘气微笑道:“和你决斗我很开心,做个朋友吧,我叫龙腾翔。”这次不在是那种欠扁的笑,而是真诚的微笑。

凯也豪爽地一笑:“我叫迈特凯,你很厉害,我打不过你,不过青春时刻都伴随着失败,我会更加努力的。”

“哈哈哈哈……”两人都开心地大笑,有时候男人间的友谊就这么奇怪地出现了,两只充满热血青春的手握在一起。

后来的结果不用说了,卡卡西带着凯和阿斯玛安全的离开,临走的时候,翔还专门让医疗人员给阿斯玛治疗伤口,当然卡卡西带回去的还有一份同盟和约,这结果当然归功与翔和凯这对新交的朋友。

不过,不管他们会不会出现这么一出,月都不会让这三人死的,因为他们如果死了,后面会少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