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去捞一把

三忍个个都不简单,黄赌毒每人占一样,看似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勾当,实则大有深意。

黄之自来也,好色无比,满世界“取材”,偷看美女,实际上是为了建立一条跨越多国的庞大的情报网,搜取信息,连神出鬼没的晓都能被他查到。

势力,又是势力,有什么了不起,以后我非建立一条比你牛皮N倍的情报系统,月暗自诽腹。

这家伙看似很笨,其实乃是个大智若愚的角色,实力更不用说,超级仙人模式,晓之朱雀玄武两人连手都没有把握胜出。

赌之纲手姬,到处输钱,结交里不少达官贵族,有权之势,若论外交方面在木叶没人能比的上她。身份,忍界第一女忍者,医疗圣手,初代火影的孙女,不过你丫也就能红这几年了,月大大保证能叫你下岗。

冷静的头脑,强大的实力,无人能及的医术,在加上庞大的外交关系,这也是木叶为什么选她做五代火影的原因。

毒之大蛇丸,忍界的传奇,木叶反面教材排行榜上头号人物。曾是四代火影竞选者之一,可惜小蛇长的没皆人帅,人品又不好,专爱玩死人,光荣地下台了。小蛇对研究禁术情有独钟,向往长生不老,自创“转生之术”,把自己弄成不男不女的泰国人妖,还有垃圾作弊之术“天之咒印”,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研究成的,一点都不实用。小蛇叛离木叶之后加入晓,代号空陈,没过几年又决定把背叛进行到底不华丽翘台了,并成立了实力不弱的音忍村。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

纲手除了是三忍之一还是谁?赌坛里臭名远扬的“传说中的肥羊”,运气超差,十赌九输,不定位的提款机,遇到这只肥羊不去捞一把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月招来服务员道:“这附近哪里有赌场?”服务员点点头不说话,月掏出两张钞票放在桌上,服务员立刻眉开眼笑,道:“是有一家赌场,就在前面那条街不远处,小姐你要去赌钱吗?”月冷声道:“不赌钱我去赌场干什么?”“是是是!”服务员忙赔笑道:“我在里面有熟人,要不要我帮你安排一下?”

“不用了。”开口的是寒:“我知道在哪里。”月白了他一眼道:“刚才你怎么不说?”寒:“你没问。”月:……

赌场离饭馆并不远,出了饭馆往前一直走,穿过一条街拐个弯在往前走一百米就到了。木质的大门紧闭着,左边墙上挂了个方行招牌写着大大的赌子,门的两边各站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见月和鸣人走来本想呵斥他离开,看到他们身后跟着的寒立刻堆起笑容道:欢迎光临。”

月看也不看他们,直接走上前,推开大门一股热气迎面扑来,什么汗臭味、烟草味、脚丫子味一股脑往鼻子里面钻,好厉害的的人造毒气,月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烟雾缭绕的大厅摆着几十张桌子,放着各种各样的赌具,麻将、扑克、骰子、牌九、搏机、轮盘……只要你想的出来的赌具这里应有尽有,太***强大了,老天,难道我是到了拉斯维加斯吗?

每张桌子周围都围满了人,喧哗叫闹声比菜市场还要热闹,月瞄了眼大厅,没有纲手,这么大的赌场应该有二楼,月仔细一看,大厅的东边有一道阶梯。径直朝一旁的筹码兑换柜台走去,拇指粗的铁杆纵横交错把柜台上紧密防护起来,只留有一个小窗口,里面站着一个光着上身四肢发达的胖汉,椅子上坐的到是个清秀的美女,乖乖,典型的美女和野兽组合。

柜台上放着一个大牌子,上书:本赌场共四种筹码,金、银、铜、铁,金色一枚等于十万,银色一枚等于一万,铜色一枚等于一千,铁色一枚等于一百,上二楼者至少要兑换一百个金色或价值相当的筹码,谢谢光临。

上二楼至少要一千万赌资,没关系,咱有的是钱,花完了在杀几个人不就回来了。月兑换了两千万的筹码让寒拿着走上二楼。

二楼环境很幽雅,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赌桌前,空气中迷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纲手果然在这里,月走到这张桌前。赌桌上还有三个人,一个大胡子,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商,还有一个水桶腰的胖子,他们玩的是“唆哈”。

纲手现在心情很爽,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赢过了,静音看着纲手刚才放手一搏赢来了大堆筹码感动的想哭,纲手大人,你成功了,你终于赢了一次。

接下来几把纲手连连胜出,大杀三方,输的另三人叫苦连连。不一会儿,这三人就灰溜溜地退席了。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啧,这不是传说中的大肥羊吗?,怎么什么时候转运变成传说中的赌神了。”纲手正在担心,自己赢了这么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听到赌神二字立刻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微微一笑,转过头去。

不施脂粉的容颜,一汪秋水盼顾生魅,樱桃小唇划出一道诱人的弧线,美,真美,月不禁脱口而出:“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失颜色。”

“有趣的小丫头。”纲手笑的越发甜美。可惜,月不是男人。

月大刺刺地盘腿坐在纲手对面的塌塌米上,鸣人和寒坐在月的两边。日本人啊,就是贱,能坐着不坐干什么跪在地上。月一弹手指招来服务生叫了三杯酒和一杯果汁。

纲手喝了一口月递给她的酒,打量起对方三人,很清秀的小丫头,虽衣着普通,但言谈举止从容大气,不带一丝叫矫柔造作,盼顾间无不带着一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好一个英姿飒飒的女子,纲手欣赏地望着月,她大概是某个国家的继承人,身边两人应该是他的护卫吧,咦,怎么可能,那个小鬼顶多也就十二岁,竟然已经达到上忍的实力。这个冷酷帅气的男子也有上忍的实力,不,不对,天,他竟然是次影级的。除了五大国的继承人哪个小国能有这样的护卫,可五大国没有女孩子做继承人的,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身份。

纲手簇起秀眉,眼神变幻莫测。

月好笑的看着纲手的眼神由看自己的欣赏到看鸣人的惊骇在到看寒的震惊最后又变成看自己的的疑惑。你就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出我就是木叶的旋涡鸣月。

这时,一个瘦小的老头走上来,看到纲手走过来坐在左边的位置。“哈,纲手,你也在啊,我今天运气真好,怪不得早上起床时喜鹊在树上叫个不停,原来我今天又要赢钱啊。”

“哼,我今天运气可是很好,当心输的你当裤子。”纲手不示弱地回嘴。

“是吗?那我等着。”瘦老头呵呵一笑,一点也不把纲手的话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

人凑齐了,月打了个响指,道:“发底牌。”动作高贵优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