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组织

最近,名震忍界的暗夜黑枭又在忍界刮起了一阵狂风,说起这个暗夜黑枭,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听传闻其人似乎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她就像是一颗闪亮的彗星,忽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发出的灼热的光,让所有的人都无发将其忽视。

暗夜黑枭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是在地下工会,因为他打破了地下工会的神话,任何人都不能在地下工会闹事,可她第一次进地下工会的时候就杀了一个人,还在被人质问的时候堂而幌之地把那个倒霉蛋给变成了分子状态。

据说她当时第一次接任务就接了一个s级的,然后一招就把那个s级的叛忍给灭了,然后颇为神迷的暗夜黑枭时不时的光临一次地下工会,所接的任务无一不是a级以上的高难度任务,让那些赏金猎人为之侧目。

有些事情一但见多了就让人麻木了,就在大家快要把她遗忘的时候,暗夜黑枭又一次出现,她在各大工会里接下了大量a级以上的任务,然后人们就发现,每天都有一些人死在她手上。

一个晚上暗夜黑枭同时出现在几个不同的地方,这说明什么,暗夜黑枭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这个组织以暗夜黑枭为首,个个都很强大,而且任务完成率是百分之百,无论任务难度有多大,他们总能想办法完成。

有这么强悍的组织存在,任务当然要找他们去做,一些有心人开始打听跟这个组织联系的方法,在有心人的透露下,他们很快联系到了暗夜黑枭组织。

暗夜黑枭组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雇佣的,他们的雇佣金高的吓人,但这丝毫不妨碍那些有钱人,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规矩,超过这个规矩的,就算你出钱再多,他们也不回甩你。

规矩有四条:第一,a级以下不接。

第二,护送任务不接。

第三,不想接的不接。

第四,看你不顺眼的不接。

对于这四条规矩,前两条还可以让人接受,后两条嘛,怎么看都让人难以接受,但这是人家的规矩,用月的话说,出来混的,就要讲信用,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说看你不顺眼就不顺眼,哪那么多的理由,听说有个富商因为第四条被拒绝接任务,在那里耍狠,被暗夜黑枭的成员直接扔了出去。

所以找他们委托任务的大多都在心里祈祷,希望不要被看不顺眼。

做为风暴中心的人,月在干什么了,此时啊,她正在瀑布下发呆。

瀑布下的潭水永远都那么清澈,鱼儿在里面快乐地游来游去,月坐在这里很久了,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深潭。一只蝴蝶飞过来停在月的头上,扑闪了两下翅膀又飞走了,小金除了睡觉外永远也安静不下来,它眨眨眼展开翅膀追上去,和这只蝴蝶闹在一起。

有的人,有的事,就算是格再久也不能忘怀,往事如风,为什么总是不经意飘进思绪,往事如焰,为什么总是挥散不去,快乐的少女,伤心的少女,坚强的少女,一个个在月的脑海里飞过,有时候她认为自己远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想起那些往事,她的心就一阵阵抽痛,心碎的感觉让她想流泪,其实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

只是泪以流干,剩下的只有无尽的伤痛,和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曾经,她的梦想只是和心爱的人一起快乐的生活,很平凡的梦想,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这到底是谁的错,也许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命运,命运让他们相遇,让他们相爱,又让他们成为敌人,权利啊,真的会让一个人变的疯狂,疯狂到可以背叛一切。

和鸣人说完那些话,让她又想起一个人,司徒浩天,她心里永远的最痛,有时候她常常想,如果当初他们没有相遇,那又是一种什么局面了,也许她还是那个快乐的少女,也许她会在修真界那场大风暴中死去,但不管怎么样也比心碎的让人发狂要好的多。

小金逗弄着蝴蝶,偶然间回过头,忽然看见月难过的表情,龙脸一沉,它故意跑过去假装很无良地说了一句话:“人说少女心里总怀春,月月,你不会也怀春了吧。”

月白了它一眼:“拜托,我现在才六岁。”心里很感动,谢谢你,小金。

“也是哦,你在这里才六岁!”小金忽然凑过来,道:“月,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上次你变回来的时候我在睡觉,都没看见。”

月点点头,身体“砰”的一声变回原来的样子,“哇,好可爱,好可爱!”小金冲上来,在月脸上直蹭蹭。

很好看?老实说,月从来没仔细看过自己这身体的样子,出木叶之后几乎大部分都是用变身术变身成前世的样子,而自己浅意识里也一直只记得自己前世的样子,月低头看向潭水里自己的倒影。

一头金色的头发柔顺地划过脸颊,不是鸣人那种耀眼的金黄,看起来很柔和,温暖,小小的鹅蛋脸上,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大大的,却不是鸣人那样清澈纯真的,纯真,这个词似乎早已经离自己远去,那眼角包含的淡淡的悲哀,因为这张秀气可爱的小脸而变了味,像是个受了欺负很委屈的小女孩,看起来真的很萌。

呃,很可爱,月下的评论,“小金,我觉得我们两现在像两个装嫩的老家伙,你以前多少岁?”

恩,小金一歪脑袋,道:“应该是一千三百岁。”

“那你现在这身体可以算几岁?”

“一百多岁的吧。”

“我以前一百零三岁,你一千多岁,可你看我们现在的身体,一个六岁的小箩利,一个刚出生的幼龙,这不是装嫩吗?”

“啊,还真是啊!”小金摆弄着身体,郁闷地说到.

然后又很阴险地一笑,“嘿嘿那么继续装下去吧,让对手在郁闷中无知的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