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白日梦,做多了不好地说

日向宗家在宁次的记忆里,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近来就只有那么一回,当然偷偷潜进来的不算,那一年,他才三岁,听说宗家要见他,父亲的脸惨白的如冬日里的霜花,他却带着一丝好奇兼紧张地拉着父亲那温暖宽大的手,小心翼翼地走近来,那一天,对他来说却是十分痛苦的一天,因为就在那天,他失去了做人的自由。

穿过一道弯曲的长长的走廊,里面是一个大大庭院,满是庄严的气氛,但是却怎么也掩映不住那古老腐朽的气息,会议室的门口整齐地站满了两排人,见到这阵势日向日足的脸黑的不能在黑,好大的阵仗,这算什么,三堂会审吗?把他这个族长立与何地,宁次到是很轻松,随意跟在日向日足的身后,当他抬看到那一对对白色的眼球的时候,忽然想起某人的一句话。

话说了,就在某天晚上,闲的发慌的某只在家里呆不住,就带这几个小弟来到这里“闲逛”,宁次还记得某只说的那句话,“宁次,我想你们日向宗家晚上其实是不需要开灯的。”

“为什么?”当时宁次是这么问的。

某只一本正经地说:“你看看,你们宗家这么多白眼,整就是一只只一百瓦的白灯泡,屋子里能不亮吗?还开灯干嘛,浪费资源啊!”

想到这里宁次的嘴角微不可查地一抽,这话似乎还真有点道理,囧……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见到屋里的人时,宁次的脸也有点黑了,不过也就一点点而已,人来的可真整齐,连最不常露面的明神长老都在,还真给他面子,在加上外面那一伙,分明就是想把他留下,看来自己的伯父权利貌似都被架空了。

不卑不吭地走上去,宁次盘腿坐下,作为一族地位身份最高的族长日足本来是应该最先发言的,不过今天似乎这群人都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开口的是位高权重的明神长老,“宁次,这次中忍考试你的表现很不错呢!为我们日向一族长了脸啊!”

日向日足的脸又黑了一分,宁次忽然就有想对这个脸皮厚的可以的长老竖中指的冲动,虽然他从来没这么做过,那可是鸣人的专利,什么不错,他不是都败给鸣人了么,还不是因为看到他使用八卦连环掌,就想和他套近乎,想知道怎么使用,门都没有,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很规矩地回答道:“谢大长老夸奖。”

明神长老似乎对宁次的态度很满意,继续道:“这次叫你来,是想告诉你,由于你的表现优秀,在日向一族下一辈里更是佼佼者,所以我们长老会决定推选你为下一任的副族长,好好发挥你的才华。”

切!宁次更有竖中指的冲动了,谁稀罕啊,还不是看他有利用价值就想拉拢他,在龙之国他的身份可比这个破副族长高多了,他要是答应他就是脑残,宁次淡淡地道:“多谢各位长老,宁次恐怕没那个能力。”语气很平静,但是其中的拒绝态度却很强硬。

明神长老那本来就满脸褶子的脸现在就更加难看了,他拉下脸皮呵斥道:“别忘了你可是日向一族的一份子,生是日向家的人,死也是日向家的鬼,这可是为日向一族做贡献的好机会……。”似乎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强硬了,明神长老缓了缓气温和道:“宁次,你怎么说也有日向一族的天才之名,雏田太过软弱,以后她要是做了族长怎么能撑下这个局面,你是他的堂哥,你不帮她谁帮她,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日向一族走向衰亡之路?”

听到这话宁次那从开始走近来就平静无波的脸总算有了一丝动容,明神长老当然也看到了,嘿嘿,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和他比还差的远呢!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如果他知道宁次在想什么的话大概会气的当场心脏停止跳动吧。

宁次听了这话就开始魂游了,他想到鸣人,鸣人是喜欢雏田的,那雏田这个未来日向族长铁定是做不成,鸣人这小子说不定会直接把他这个妹妹给拐走,然后他又想到月,月说,等他们找回纲手之后,说不定木叶长老团就会对他们有所动作,谁叫他们在中忍考试的时候把九尾给放出来了,那时候木叶一定很热闹,不知道龙之国那些个嚣张的不得了的小子会不会直接飞过来把木叶给翻过来啊,似乎有点期待木叶知道这两只不得了的家伙的真正身份时的表情啊,呃,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心里啊,宁次摇摇头,把这些不良想法甩开,真是被传染的不轻啊。

明神长老见宁次回过神来继续忽悠道:“宁次,你也不想我们日向一族走向衰亡之路吧,现在日向一族的下一代人才凋零,所以你把你的修炼秘诀交出来,过几天等你正式上任副族长一职后,由你亲自教导他们,怎么样?”

“好!很好!”宁次连声道好。

“你同意了?”明神长老和一屋子的老家伙都露出了贪婪和喜悦之色,副族长算什么,只要这小子把修炼秘诀交出来,到时候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宁次忽然站了起来,很温柔地一笑,对,是笑,一向清冷漠然的宁次居然笑了,如果佐助在的话一定为这群老不死的默哀地,因为这笑分明就是月在想整人的时候的邪笑,“各位长老,你们不就是想知道我的八卦连环掌是怎么打出来的吗?对吧?”

“没错!”

宁次笑道:“不知道各位长老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白日梦,做多了不好地说!”

“你你你……”明神长老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宁次会这么说,气的手都发抖了,而日族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大变,宁次怎么能这么不冷静,大声呵斥道:“宁次,不要乱说话。”

“反了,真是反了,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明神长老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宁次却还在想,啊,原来鸣月教的气人招数这么好用,这一叫,屋子外面待命的人全都冲进来了,气势汹汹地冲向宁次,宁次不屑地瞄了一眼,身体一动,大叫道:“回天!”

本来嘛,用自家的秘术是伤不了人的,好歹大家对这术都熟悉的不得了,可是,你想想,就那么小小一间会议室,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还各个都是上忍,那速度当然不用说了,结果就是他们摔出去的速度比冲进来的速度还快的多,这群白痴几乎就是往宁次那一圈回旋的查克拉上撞去的。

只听到乒砰之声,反应慢的几个就飞了出去,宁次接这一空挡,脚下一用力飞身跃出了会议室,还没站稳就看到几只手向自己袭击而来。

“八卦一百二十八掌!”

“八卦六十四掌!”

几个长老率先出击,其他的则站在外围准备在宁次跳开的时候再把他逼回来,可惜啊,如果是以前的宁次可能连半分胜算都没有,但是现在,这些人多求自福吧。

在八卦掌的领域里,想要逃开的话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何况还不只一个人,宁次也没想过逃开,因为月曾经说过,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而最好的攻击方式就是速度,在那一瞬间宁次忽然动了,双手迅速在半空画了一个弧,大喝道:“八卦连环掌!”

漫天的掌影纠缠到一起,只听到“砰砰”几声,袭击宁次的其中两个上忍就飞了出去,这长老到是蛮厉害,见宁次的速度太快,脚一蹬快速退后几步,双手齐出,“八卦掌,破山空!”

听他这一叫周围的人都醒悟过来,宁次的近身招数太厉害,用远攻更好,都用出了这招,刹那间,劲气波动,带起强大的气流向宁次袭击而去,宁次速度更快,闪身冲上半空。

“轰!”

几记破山空撞到一起,发出巨大的响声,满院灰尘肆虐,白衣飘飘,宁次漂亮地一个转身,跃到了屋顶上,犹如一只自由飞翔的白色大鸟。

明神长老的脸色实在是精彩的很,黑了绿,绿了黑,这么多上忍在,连个小鬼都抓不住,他一伸手开始结印,而在旁边一只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日向日足见了这手印脸刷地就变白了,那是在发动咒印,做为族长的他当然知道咒印一发动对宁次的伤害有多大,想也不想就闪身欺进,用力一把抓住明神长老正要施展咒印的双手,明神长老暴怒道:“日足,你该知道你在干什么!放手,别以为你是族长我就不干费了你!”

日向日足抓的更加用力了,他沉声道:“明神长老,宁次他只是一时之间想不通,请你多给我几天时间,我来劝劝他。”

衡量了一下事情的轻重,明神长老总算是放开结印的手了,不管怎么说,在宁次还没有交出修炼秘诀的时候还是不要把他逼急了的好,要不然到时候这小子宁死不从的话就可惜了。”

于是呼,宁次被软禁了,当然这是他自愿的,他是有计较的,如果现在他把日向一族怎么了,那鸣人和月的身份也就要暴光了,三代牺牲后,鸣人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宁次看的出来鸣人对木叶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一定不想就这么离开,所以宁次暂时妥协了。

这边打的热火,那边的就很无聊了,自来也带着鸣人和月还有佐助他们在短册街溜达了好久,都没有找的纲手,老远,月看到了一家饭馆便道:“走了这么久了,不如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鸣人和佐助也不管自来也同意不同意就跟着月进去了,看的自来也一阵窝火,三个嚣张的小混蛋啊,太不给他面子了,但是很快他就觉得月做的这个决定实在太明智了,因为刚进去他就看见在一靠窗户的地方坐着一位浅金色头发的美女,二十多岁的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额头上有个浅紫色的印记,更让她这张脸显的妩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