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烈阳踏着欢快的步子走向大名府,火焰般的头发在阳光下跳动闪耀,每走一步都好象谱出了一个欢乐的音符,左手随意托着一叠比自己还要高的文件,脚步晃动间那一叠文件却没有丝毫倾斜的迹象,右手拿着一块波板糖,一边做啊一边舔,好不惬意.

烈阳不但脾气暴躁,还常常犯迷糊,做事老是记住了这个忘了那个,为这玄可没少给她收拾烂摊子,太重要的事情也不敢交给她做,所以在这么忙的日子里,她算是最闲的一个人,月给她安排的是训练和招收新人的任务,之前君麻吕和宇就写了好多关于训练新人的计划,烈阳直接拿去照做,每天左手是糖右手是炸丸子,欣赏着一群被自己虐的新人,高兴的时候在睡个小午觉,晒晒太阳,生气的时候再去虐人出气,小日子过的美的让其他人羡慕的要死.

快走到拐弯处的时候,拐弯处忽然跑出一个人影,烈阳正在想待会怎么去收拾那些新人,没反应过来,被撞了正着,“哗啦”文件散落满天飘,波板糖也掉在地上,烈阳连退两步才稳住脚步,一看满天飘的文件,自己最爱吃的波板糖也掉了,火气一下窜上脑门,跳起来指着来人大骂道:“哪个不长眼睛的人,敢撞你姑奶奶,不要命了,小心我……”待看清来人是谁烈阳忙道:“白姐姐,我不是……呃……”还没说完忽然见白掩面跑开了,烈阳抓抓头,难道白姐姐生气了,正犹豫要不要追去看看,拐弯处忽然又跑出一个人来,这回烈阳警觉多了,条件反射地瞬身闪开,鸣人一看到烈阳急忙问道:“烈阳,白是不是往这个方向去了?”

“是啊,你找她啊,那你帮我代个话……唉……”烈阳看着鸣人消失的地方无比郁闷地把自己要说的话咽到肚子里,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也不听人把话说完,烈阳刚回过头,发现月不知何时站在自己后面,嘟着嘴道:“月大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月一笑问道:“白和鸣人是不是去这边了?”

“是啊!”烈阳道:“他们都去那边了,月大人,你不是很忙吗?怎么在……啊……”看着月的身影慢慢变淡,烈阳的火气全被挑起来了,大吼道:“龙腾玄,快滚出来给我帮忙。”正在一大堆文件里发愁的玄听到这一声狮子吼,手一颤,谁又惹这个小魔王了。

“白,等等我。”快追上白鸣人忙道,听道他的叫声白跑的更快了,眼泪忍不住只往下掉,跑着跑着居然连自己最拿手的“风闪”都用出来了,(风闪,白特有的技能,自己创造的,速度不下于飞雷神之术)人一下子就消失在鸣人的视野里,鸣人一看也不管什么惊骇不惊骇的,脚虚空一踏飞道半空追去,飞到一片树林里,鸣人见白停在一棵树下,连忙跑过去。

“白,你就别在内疚了,就算你不放了那个大名,木叶村的人还是会派人来的,木叶村是五大忍者村之首,怎么会放这我们在这里发展不闻不问,所以结果都一样那,你就不要自责了。”轻轻走过去,鸣人细声安慰道。

白哭道:“不是这样的,鸣人,你就不要在安慰我了,最近情报部发来的消息我都看了,木叶村只是派了少量的几队人来查探过后,就没了动静,如果玉之国大名以附属国的名义去求救的话,他们一定会派大量的人员前来,大家现在都怎么忙,我居然还给大家添乱,而且木叶村是你和月大人的故乡啊,你一定不愿意和他们起冲突。”

“白!”,鸣人走进看着一张梨花带雨的容颜,心里一痛,原来她是担心这个,“木叶算是我的故乡,没错,可是那里留给我的只有痛苦,伤心,龙之国是我的家啊,这里有我的兄弟、同伴,白,你是我的家人,家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给大家添乱的,当时我看见那个大名坦然的求我杀了她,放过她的妹妹,她对她的妹妹那么温柔,我……我真的就不忍下手,以前每次我们一起做任务的时候,你和小君总是那么拼命,就是不想让我为难,月大人也是,做任务的时候如果你不在一定会让小君和我一起去,你们都那么宠着我,惯着我,我不但帮不上忙,还给你们添乱,我是不是很没用。”

“怎么会,白,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鸣人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吗?小君一时大意受了很重的伤,当时是你用你医疗术给他治的伤,才让他有能力撑到我去救援,要不然我们就失去了一个好兄弟,还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判忍基地,我重了毒,是你把那个判忍杀了救了我,你这么厉害,怎么会没用。”鸣人一边说还一边比画,特意搞出很多滑稽的动作。

白看的心里一暖,忍不住扑到鸣人怀里大哭起来,鸣人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白,你知道吗?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的善良,你的纯洁,记的我第一次在满天的雪花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那纯洁无暇的眼睛深深震撼,这个混乱的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纯洁的人,鸣月也说过,善良的白才是真正的白,如果改变了,那就再不是白了,所以,白,你就做你自己吧,不管这个世界怎样改变,你都是我心中最善良纯洁的人,不要为这些小事而哭泣,不然大家都会伤心的。”

“可是就算这次事小,那如果下次又因为我的大意而做出很严重的事情怎么办,我很害怕。”白呜咽地说。

“怎么会,我相信白的判断,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永远都在你后面支持你,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真的。”

“我保证!”

阳光下漂亮的少女窝在帅气的少年怀里,很唯美,白已经发育的很不错了,抱着白的鸣人心里忽然很有想法。

不要想歪了,人家还是小孩子,鸣人想,白吃了什么,怎么长的这么快,比我真身高了好多,不行,我怎么能这么矮,下次把她吃的东西列了表天天吃。

怀里的白还在哭,鸣人柔声道:“白,别哭了,眼睛哭红了就不好看了。”

“要我不哭也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应你。”鸣人承诺道。

“你叫我一声白姐姐我就不哭了。”

“好……什么……”鸣人大叫道:“怎么可以,以前你还叫我哥哥了。”

白抬起头弱弱地道:“可是我本来就比你大啊,不可以吗?”漂亮的大眼睛又起了雾气,鸣人急的直跳。

看着鸣人急的乱跳样子白“扑哧”一笑,道:“好了,不逗你那,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了,我先走了。”走了两步白又回头道:“鸣人,谢谢。”

白果然是最黑腹的,这个时候都不忘记黑人。

看到胸前的衣襟湿了一大快,鸣人忽然想起小金在一次喝醉酒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这话似乎很有道理,不过被人依靠的感觉真好啊,鸣人摸摸白靠过的地方,很陶醉,什么时候鸣月也能这么靠这我就好了,继续陶醉啊,鸣人忽然觉得想让这个想法实现得等到海枯石烂,因为——鸣月那丫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啊,我要找一个可爱的会害羞的妹妹,说话的时候脸蛋会变成红苹果,不是变态月、不是黑腹白、也不是暴力女烈阳、不是面摊紫璇、也不是活宝若水,鸣人越想越发现,其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是正常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