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木叶乱乱守鹤发疯

木叶乱了,在大蛇丸的策划下彻底乱了,很好,很好,希望他不要被鸣人给惦记上,要是鸣人惦记了这条蛇,就算他是挖地三尺再向上帝耶稣祈祷,再再向观音菩萨、如来佛祖、玉皇大帝求救也没用。

鹅毛飘飞,真是六月飞雪,人间惨剧啊,看台上的人一个个都沉醉了,唯一没沉醉的几个跳起来,鸣人一眼看见月追向我爱罗闪身跃出去,佐助和宁次对望一眼跳出去向最乱的那条街赶去。

“喂,鸣人,你先停下……”卡卡西沉着脸看着鸣人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心里焦急,正还一个入侵者攻击向他,卡卡西气的一脚就把这不知好歹的家伙送上西天了,转身,卡卡西正要叫佐助去支援月,虽然知道月和鸣人很强,但是那个我爱罗明显也不好对付,然后他就发现佐助已经跃到老远的地方了,卡卡西有种想蹲到墙角画圈圈的冲动,为什么他的弟子都这么有主见,太有主见了,根本就把他这个指导上忍给无视到极限了。

“嗷,卡卡西,我们来挥洒青春吧,看谁杀的敌人多。”阿凯可不管卡卡西的纠结大叫起来。

卡卡西理他的心都没了,只是手脚上更加卖力,拳拳到肉,招招致命,一心想要发泄自己的郁闷之心,把那些入侵者打的落花留水。

“嗷,卡卡西,你终于明白青春的定义了,我们一起来青春吧。”阿凯一声大吼差点让卡卡西摔倒,他连忙一个侧翻站稳,顺便把一敌人踢飞。

某只躺在地上装晕的家伙眯起眼睛看了一下状况,还不是很乱,很好,继续很无耻地装晕吧,刚好被卡卡西踢飞的某物一下子砸向某只,某只无奈地跳跃起来,无视两人的鄙视目光若无其事地朝战乱区奔去。

其实月和鸣人他们早就说好了,如果打起来,不要管太多,朝最乱的地方虐人就可以了,所以佐助和宁次才会走的这么快。

“轰隆隆!”在无数大面积的攻击忍术下,房屋不断倒塌,尘土飞扬中,佐助和宁次双双出击,你一拳我一掌,见到有入侵着上去就是一顿老拳,看到级别高点的还专门拉出来多揍一顿。

“砰!”一个音忍在佐助的老拳下划出漂亮的轨迹撞上了另一个敌人,佐助闪身躲开一敌人放出的苦无,眉头一拧,靠,敢在宇智波一族的人面前用苦无,找抽啊你丫,瞬间从刃具袋里拿出六只苦无发出,这个音忍很华丽地变成了过去。

宁次更是了得,专往敌人多的地方钻,柔拳沾上就让敌人受伤,八卦掌威力不可挡,打得累了就是一个回天,可把一群敌人打的哭爹喊娘,这这这,木叶的下忍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悍了,这还是下忍吗?

又一拳拍飞一个音忍,佐助皱了皱眉头,没武器虐的不爽,这些虾米一个个揍还真是浪费时间,又不能用自己的武器,眼睛一瞄,看到不远处一音忍手里拿着的刀,正要去抢,忽然宁次用力在地上一点如同一只白色的大鸟一样凌空飞起,目标正是那音忍手里的刀,这个白眼狼,怎么什么都要和他抢,佐助一拳打重一敌人的脸,借着返回的力道一跃踩在一跟石柱子上,再一点,追上宁次,“宁次,这把刀是我先看到的,你想要再找。”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宁次加快速度猛地出现在拿刀音忍面前,手一抄抓向那把刀,佐助结印瞬身闪现,抓住这音忍的脖子往后一带,宁次抓空,一挑眉,“佐助,这把刀我要定了。”

说完横脚踢出想把那刀踢飞,佐助一脚踹在音忍的腿腕处,音忍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宁次手一翻,以奇快的速度打向音忍后面的佐助,小样,这一掌可是很重的,看你还不放手,佐助邪邪的一笑,这样就想我放手,没门,有窗户都不行,不,有缝都不行,看那笑,怎么看都想是鸣人在笑,他真的被鸣人传染了,手上加力,可怜的音忍又站起来,刚好挡住了这一掌,佐助瞬势抓住音忍的右手,一刀砍出去,宁次一看,正好,我不是就来抢刀的吗!侧身闪开,手往下一抓,眼看他就要抓到刀了,佐助急了,挥手就把音忍往空中一抛,同时反身一脚踢出,宁次这白眼可不是当摆设的,一脚踢到佐助的脚上,两人同时掠向半空里的音忍。

“真是麻烦啊,有必要这么热血吗?都没小李给传染了?”刚赶过来的鹿丸吐嘈起来,大概是看这音忍太可怜了,他叫道:“我说,你就不会把刀扔掉吗?”

音忍一听大骂自己是白痴,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刀有什么用,命要紧啊,在被这么折腾下去,他连自杀的心都有了,挥手就想把刀扔掉。

“敢扔掉我就赏你一记雷切!”佐助威胁道。

“你要是把刀扔掉我就赏你一记八卦一万三千八百掌!”宁次云淡轻风地说。

音忍在半空中眼泪狂飙,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碰上这两个煞星,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他,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自杀的好,现在他想死估计都难。

三人一落地音忍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两位大哥,求你们了,杀了我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佐助扬手打向音忍左边的宁次,还不忘回道:“想死得我们打完了再说。”宁次八卦掌一掌掌封住佐助的攻击,还不忘抢刀,佐助再一甩,音忍撞到了一跟刚倒塌的柱子上,眼泪狂飙,为什么他还不晕过去,晕了也好啊。

“两位大哥,我能说句话吗?”看到佐助再次把自己当作挡箭牌,音忍哭喊起来,“我还有一把短刀,就在怀里,可以吗?”

宁次一掌停顿,强力的掌风吹的音忍乱发飞扬,“早说嘛,快拿出来!”

音忍颤抖地跪在地上拿出短刀,在把手里的长刀递出去,两人一把抓过闪人。

“呜,总算是活过来了。”音忍一擦眼泪呜咽道,然后他听到了两声优美的音调,这在他看来却是来自地狱,然后,他就真的真的去地狱了,他只有一个感慨,总算是死了。

“雷切!”

“八卦一万三千八百掌!”

音忍的尸体飞到老远,临死时他仿佛还听到一句话,“鸣月说过,出来混的,要讲信用,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说赏你大招就要赏你大招,我们最将信用了。”鸣月是谁啊,好强悍的人,音忍带着最后的疑问终于去见上帝了,真好。

我爱罗离开后,月追出去,鸣人也跟去了,这可把勘九郎和手鞠急坏了,在死亡森林的时候他们可是亲眼看见鸣人只是一招就把我爱罗打晕了,连忙也跟出去,才走了一段路就被龙之国的几人给拦住,若水可不想月和鸣人做事情的时候被人打扰。

我爱罗发疯地往树林里狂奔,月紧紧跟在后面,跑了半天也没见我爱罗有停下来的打算,月猛地提起速度一个瞬身出现在我爱罗前面,“喂喂,你超速你,知道吗?这么快的速度小心出车祸哇!”

刚停下来的我爱罗听到险些摔下树去,沙子飞扑,我爱罗捂着头残酷地大叫:“很强的人,你的血一定很美味吧,妈妈一定喜欢,沙暴送葬!”

又是这一招,这里没人,月可不管了,速度一提起来,我爱罗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见月出现在他面前,一拳打出,沙子疯狂地缠上了她的手臂,“啊!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沙子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蠕动起来,月手一动,运起内里将沙子震开,闪身就跳到老远,她秀眉紧蹙,沙子里含有别的东西,她在熟悉不过了,那是魔气,有人在操控我爱罗,这是什么术,居然能把自己的能力传到被操控者身上,到底是谁?

我爱罗已经彻底的失去知觉了,身上的沙子一点点地掉落,在漫天的沙子里守鹤那胖乎乎的身体慢慢浮现,月运用神识扫视这整个木叶,她要把施术者找到,月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打她的主意。

“鸣月!”鸣人从后面赶来,“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爱罗怎么忽然发狂了。”

“鸣人!”月沉声道:“想办法让我爱罗找回自己的意识,他现在被人操控着,没有自己的意识,小心不要伤到他。”

“我知道了!”鸣人郑重地说。

“啊,我终于出来了,我自由了!”守鹤狂笑起来,“你们这些小东西,我要杀了你。”巨大的巴掌狠狠地向两人砸去,月和鸣人跃起闪开。

“轰!”地面顿时被砸出个大大的坑,尘土飞扬间,鸣人的眼神凌厉的像刀锋一样,对于我爱罗,这个他见面紧数次的朋友,他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们都是不受欢迎的人,他们同样都有一个叫做怪物的称号,从小,饱受冷眼,孤单无依,可是,他比我爱罗幸运的多,因为在他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他离开了那个对他来说像地狱一样残酷的地方,他有一个对他很好很好的妹妹,他有一群很喜欢他的同伴,他现在还有一个家,还有等他回家的家人,可是,我爱罗,他一直都是那么孤单,一直都什么也没有,当他看了月给他的我爱罗资料时,他很愤怒,为什么上天连我爱罗最后一点温暖,最后一点寄托也剥夺,他的舅舅,我爱罗唯一一点温暖背叛了他,鸣人想,如果自己也和我爱罗一样,也有那样的遭遇,他可能也会变的和我爱罗一样疯狂,所以他不允许有人利用我爱罗的脆弱控制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