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来了个新邻居

寂静的夜,繁星满天,一颗颗闪亮的星星错落有秩地铺满整个天际,伴随着一轮弯月为夜色带来梦幻般的光彩,有轻风吹过的时候,带来阵阵花香,“嗖”,黑暗的天幕里忽然划过两颗流星,一白一黄,一个半夜起床的小孩看见了赶紧停住脚步,开始许愿。

如果你有写轮眼一般的洞察力的话,你就会发现,黄色的那颗一直忽上忽下的不停地晃动,就好象喝醉酒了一样,奇怪,星星也会喝酒吗?往近处一看,你会发现其实星星也是会喝酒的。

黄色的那颗正是小金,白的自然是月了,两人身上酒气冲天,现在鸣人做任务已经不用小金在跟去了,所以小金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活还是跟月到处跑,今天月去做任务,剁了两个菜回来的时候某只酒隐又犯了,没办法,月只好拖着这只又是撒娇又是耍泼的家伙到土之国某个诸侯的家里拜访了一下,结果嘛,自己去想吧。

只见小金一边飞一边打着酒嗝道:“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诸侯家里藏的酒居然比水之国皇宫里藏的……嗝……还要好,月月,我们下次再去好不好?”

“在去,你把人家的老本都喝光了,哪还有的偷。”月白了他一眼。

“没关系……嗝,反正土之国……嗝……的诸侯还有好多,咱们一家一家去。”连打了两个酒嗝小金总算把话说完,小小的身体一晃一晃的,好象随时都会掉下去。

见他这样月好笑地说:“你好好飞,小心掉下去了。”

“没关系!”小金伸了伸有些打卷的舌头道:“反正摔不死的。”

“切,如果你是摔死的,我估计全天下的龙都会去买块豆腐撞死。月鄙视地看了小金一眼,“丢人啊,一条龙因为喝酒喝醉了摔死了。”

“这个世界好象就我一个是龙吧。”小金道:“不过如果是在那个世界,我想那些龙不会闲丢人的,他们一定会马上去向龙神上香,感谢龙神,龙族的千年祸害被他带走了。”

“的确!”月笑笑道:“少了你这个专门欺压他们的超级恶龙,说不定他们还要感谢上帝了,哈哈。”

“哼,你还不是一样,小邪仙,听名字就知道本人是个什么人了。”小金一摆翅膀冲向月,小小的拳头扬的老高,月侧身往后一移敲了小金的脑袋一下,“恶魔玄金,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啊,敢敲龙大爷尊贵的脑袋,龙辰月,我和你没完。”小金一张嘴喷出一片火焰,月张开手,手里白光咋现,一道淡淡的光屏挡住火焰,痞痞一笑道:“这句话从我们认识开始你就说了好几百遍了,耳朵都长茧了,换个新的吧。”

“气死龙了,看我空间刃。”

“我挡!”

“火焰风暴!”

“小心把你自己烧了。”

一人一龙在半空中你来我往闹的不亦乐乎,还好现在是半夜,该睡的人都睡了,要不然有人看到天空里一会冒白光,一会又是红光,准以为见到鬼了。

快到基地的时候,老远月就听到基地里传来一阵阵爆炸声,怎么回事,有人闯入基地里了,不可能吧,他过的了那个阵法吗?八成是困在阵里了。

月和小金利马停止嬉闹快速飞向基地,“轰”,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狂响,震的小小的山坡晃荡不以,月一看,不由的想骂人,这爆炸分明是从五行迷幻阵里传出来的,是哪来的白痴,从外面看那里分明就是墙壁,想撞墙自杀啊,撞墙就算了,还带这么多起暴符干什么。

月设的这个五行迷幻阵,可不是简单的初级五行阵,全名五行迷梦幻封大阵,妙就妙在这个“封”字,在阵里如果你破坏不到阵眼的话,就会被险入无尽的幻境里面,阵中各个方位相生相息,生生不息,只单单破坏某处的话,别处会立刻补上这个缺口,否则,哪会经的起这般狂轰乱炸。

走到阵口,见到那个白痴闯入者,月和小金对眼一望,怎么这个活宝会出现在这里,难怪爆炸声会这么响,还以为是起爆符被研究出新的了。

白衣黑裤,上面罩了一件酷酷的黄色披风,金黄色的头发在头顶上斜斜扎了马尾巴,很帅气可爱的脸,跑起来的时候马尾巴一甩一甩,披风随着奔跑带起的风摆动。

造型很不错,如果忽略了他那一脸惊恐的表情的话,手里拿着个小鸟一样的东西,一边跑一边往后看,还大叫道:“不要过来,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完成我的艺术了。”一会又把小鸟扔出去,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额头上是岩忍的标志护额,一道清晰的划痕将这个标志破坏,显示了主人的身份——岩忍村s级叛忍迪达拉。

最近似乎常常遇到熟人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或许这就是穿越人士的特权,不用故意去找,自然会遇到。

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迪达拉,月道:“小金,你猜他在幻境里会看到了什么。”

小金一搔头,想了想道:“我想他肯定是看到吃的东西变成妖怪来吃他,或者是看到酒瓶子变成吃人怪吧。”

月翻了翻白眼,当我没问,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不是吃就是喝,在迪达拉扔出第N个黏土小鸟后,月终于善心大发,走上前手指动了动停止阵法运转。

迪达拉觉得今天很倒霉,本来他兴高采烈地想找个环境好地方盖间房子继续研究他的艺术,刚走了不久岩忍村的暗部追杀小队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摆脱那帮讨厌的苍蝇。

后来总算找到这么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他觉得今天所有的不快都一扫而光,正想看看在哪里盖房子好,手一扶墙壁,他忽然就摔进了一个恐怖的地方,在里面那些他平常最爱吃的东西忽然都长了嘴巴一个个都要吃他,好恐怖,不要啊,他还有艺术没有研究完了,他没命地把自己的艺术品扔向那些个怪物,怪物好多,手里的黏土都快用完了,怎么办。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些怪物忽然消失了,他看见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和一条蛇站在自己前面,很玩味地笑着,于是迪达拉很生气,他冲上去对那个女孩吼道:“是你对我使幻术的吗?”

“呃,严格地说,是的。”月道。

“我要你给我道歉。”某个活宝很生气。

“为什么?”

“为什么?”迪达拉气急败坏地说:“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些食物都要来吃我,快把我吓死了。”

“哈,我猜对了。”小金得意地说。

“臭蛇,不要插嘴。”迪达拉狠狠地说。

“蛇,你居然说帅气的龙大爷是蛇。”小金张开翅膀飞起来道:“你见过长翅膀的蛇吗?还有你看看这手,线条多流畅,这身材曲线多优美,这脑袋多可爱,有这么帅气的蛇吗?”

“我不管你是什么,总之,道歉。”

“喂,是你自己闯到我的地盘,自己中了幻术的,我还没有说你私闯民寨了,该道歉的应该是你把,一般来说有礼貌的人都这样。”月道。

“啊,对不起,是我不对,请原谅。”迪达拉很诚恳地道歉,转声就要走,小金“扑哧”一声笑了,“不对,中幻术的是我,倒霉的也是我,怎么是我道歉。”某只一下反映过来。

“真是的,小金,你笑什么笑,就快忽悠过去了。”月伸手道:“我叫月,他叫玄金,住在这里,交个朋友吧。”

“交朋友?你们愿意和我交朋友,好哇,我叫迪达拉。”迪达拉开心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