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终于暴露的身份

巨大的爆炸声中,两道金光破土而出,犹如两条腾飞的巨龙,淡淡的金光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耀眼,远处传来几道惊呼声,数个黑的的影子瞬间跳上屋顶飞跃而来,成包围状向金光所在的地方袭击而来。

踩着脚下的废墟,月和鸣人缓缓向前大街上走去,当看到那朝自己包围而来的黑色影子时,鸣人苦涩地一笑道:“没想到木叶居然还有这么多隐藏力量,耍群欧吗,看来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善了。”

月略微感应了一下,将近一百来人,其中光是上忍就有六十之多,而那些中忍,大概都是有特殊技能的精英忍者,木叶,不愧是曾经的五大忍者村之首。

“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木叶很强大,但那只是曾经。”月看着慢慢逼近的忍者,如果加上外出做任务的如卡卡西之流的精英忍者,再加上中忍考试的时候牺牲的忍者,木叶曾经的确是很强大的,回头见鸣人似乎情绪很低落,月叹声道:“有时候人啊,不是你想做什么,别人就会接受的,即使你没有恶意,猜忌是人的本能,背上了人柱力这个枷锁,不管你做了什么,别人都会以另一种思想来看待,鸣人,就算你想不计较长老团做的事情,木叶也不能不计较你的实力,决定吧,当断则断,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家,还有很多同伴在等你。”

“确实该离开了,勉强留在这里对我对木叶都没有什么好处。”目光看向远方,远处的火影岩在月光下依旧屹立着,神圣、高大,鸣人留恋的看着第四个石象,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忍者学校的那个方向,心里暗道:对不起,父亲,对不起,依鲁卡老师,我已经尽力了。

抬头,眼里的失落一扫而光,鸣人目光坚定,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痞痞道:“不如我把小九交给他们分尸算了,这个办法好象不错哦。”

九尾眨巴眨巴眼睛,催眠自己,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片刻工夫鸣人和月就被飞奔而来的人群层层包围起来,黑压压的一片,月轻咳一声,走上前一步,随手挥掉几把飞来的苦无道:“各位木叶的上忍,精英中忍,大家晚上好!小妹我初来贵宝地,人生地不熟的,无奈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半岁幼儿嗷嗷待哺,如今囊中羞涩,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诶!我还没说完,这位大哥别急着送礼啊。”月一巴掌拍飞冲上来的那个中忍,笑道:“小妹和家兄露两手,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小妹在此谢过了。”

“……?”周围的忍者一阵无语,这什么和什么啊?

自来也一把捂住自己的老脸,“丢人啊,四代,你到底生了个什么女儿?”

“别和他们废话,上!”一个上忍喝道,并立刻冲了出来。

“等等!”鸣人厉声喝道,这一声附带的强大的内力攻击,众忍者只觉得耳朵翁翁做响,动作顿时缓慢下来,“自来也大人,我知道你也在,出来吧。”

自来也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鸣人,收手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你?”鸣人疑惑地说:“离开,你又能带我去哪里了?还有鸣月,他们会怎么对她呢?”

自来也道:“鸣月的话纲手会安排好的,你跟我去修行,以你的资质,你的头脑,我相信你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超过四代火影。”说道这里自来也眼里多了一份狂热:“你还不知道吧,其实你父亲就是四代火影,你会成为比你父亲更加伟大的人,成为木叶的希望。”

鸣人略带嘲讽地一笑:“希望!怕是只有你这么想吧,如果我不答应呢?”

月不屑地说:“是给别人希望还是给鸣人一道枷锁,少忽悠人了,就算鸣人答应我也不答应。”

自来也一拧眉头,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鸣月始终没什么好感,潜意识里面他总觉得鸣月是木叶的危机,甚至会祸害到木叶,因为他感觉到,旋涡鸣月对木叶没有归属感,不得不说,自来也的第七感觉很准,无奈地扬天长叹了口气,自来也郑重地道:“如果你们不答应得话,那我只好把你们留下了,要是让你们就这么离开木叶,后果将不堪想象,我不想看到第二个大蛇丸出现。”自来也的话一说出来,周围的忍者都已经调整到最佳的战斗状态了,而在不远处,门户和小春两位长老带着几十名暗部走过来,看看这阵仗,中忍一堆,上忍一大把,次影级两个,在加上影级一名,啧啧,就算是四代火影复活,遇到这架势也只能开溜吧。

“哦,你觉得你有资格教我什么吗?”鸣人轻蔑地一笑,“说起来你们好象从来都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实力吧,现在就让你们开开眼睛不好吗?声明一下,不要把我和那条恶心的蛇相提并论。”

“既然这样!”自来也表情异常地沉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缓缓地说:“全力击杀……叛忍旋涡鸣人旋涡鸣月!”

不过,这一架注定多波折,一场战斗一触即发,就在次时,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嘹亮的龙吟声,划破了这漆黑的夜空,洪亮的声音在整个天地间回荡,震的各位忍者气血***,一股莫名的威压从天空里传来,只让众忍者胸口一沉。

龙吟过后,一个痞痞的声音高叫起来:“嗷呜!龙大爷一声吼,木叶都要抖三抖,嗷呜,龙大爷两声吼,是影你也要低头,龙大爷三声吼,山蹦地裂河水倒流!”

木叶西边东边的天空里,一个金色光点像是黑夜里的流星一样快速地从天空里划过来,“哇!”只见月伸手向天空一指大叫道:“快看,有猪在飞。”

光点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以光速下坠,越来越进,眼看就要砸到人人群里了,大家连忙散开,金色光点一下子就砸在了两方人马的中间,“砰!”一声暴响,地面被砸了个大大个坑,数道裂痕蔓延开来。

借着月光人们只看见一条疑似蛇的生物口吐白沫双眼无神地躺在坑的最中间,浑身都被黑气环绕着,口里还一直嚷嚷道:“我不是猪,我不是猪!”

呃!好诡异的一幕。

月嘿嘿一笑走进,伸手戳了戳,某只没反应,继续自己的大业,再戳了戳,月笑道:“小金,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几赶紧起来,要不然我就告诉他们,其实你就是一只长的像蛇的伪猪。”

嗖!金光一闪,大家只见一条看起来的确有点像蛇的生物一下就蹿到半空里大叫起来:“啊啊啊,气死我了,死月月,一听说你有麻烦我可是第一个赶来的,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了,亏我还天天惦记着你。”

不知道哪个脑残的忍者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哇!这是一条会飞的蛇诶!”

然后这位仁兄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就飞了出去,小金站在半空挥舞着两只小爪子大叫道:“白痴的家伙,敢说你龙大爷是蛇,看我不拍死你,看看,哪有这么帅气的蛇,哪有这么英俊的蛇啊。”

好快的速度,木叶众的想法,自来也的脸色忽然变的很不好,不知道在想什么,小金蹿到月面前,气势十足地道:“哼!月月,龙大爷告诉你,龙大爷生气了。”

“是吗?”月捉黠一笑,右手拖着下巴道:“那我该怎么补偿你了?”

小金一脸我很仁慈地说:“怎么找也得先给我一壶你私藏的好酒,然后嘛再做一桌子你最拿手的好菜,对我说一千次玄金龙大爷最帅,这样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好了,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真是一点都不过分。”月嘿嘿邪笑两声道:“只是话说回来,是谁刚醒过来招呼也不给人打一个就跑去喝酒了,还喝醉了酒跑到武道部里发疯,引来大批的护卫队,结果造成伤者无数,差点把武道部给移成平地,害飞雪一连给我发了三个加急信。”

“啊!”小金干笑。

“是谁打晕了忍者学校校长,变成他的样子跑到学校的高年级里调戏女学生,对女老师乱告白,把所有老师的衣服上洒了痒痒粉,差点让他们当着学生的面条踢踏舞,然后更可恶的是把当天的午餐里放了泻药,导致全学校罢课一天,还好医疗部的人处理的及时。”

“……”小金看着天,假装没听到。

“是谁半夜里假装成敌人在各个哨岗上捣乱,刚好有个白痴又拉开了警报,搞的全城戒备连连,鸡飞狗跳,连寒和小君那样的面瘫都窝火到找我诉苦了,啊!甚至还跑到小迪的实验室里做怪,差点把那片森林都炸没了,啊!”月话音再次变高。

“……”小金嗖地蹿到鸣人身后躲起来。

“那又是谁变成寒的模样,偷偷跑去给紫璇表白,结果害的寒差点和紫璇打起来,玄因为去劝架还差点被误伤了,现在整个龙城可都被某个混蛋搞的乱七八糟了,啊,小金,你说你还要我赔偿你吗?”

“这个,呵呵!”没有半点自觉的某只吞了吞口水道:“我不是想试试他们怎么样吗?哪知道力量加强了,没控制好,结果就,就这样了,嘿嘿。”

半空里再次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小金,你耍赖皮,说好了比赛的,结果你先跑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色大鸟乘着夜风疾驶而来,鸟背上的人一袭深黑色的披风迎风飘起,浅金色的头发斜斜扎在脑后,俊秀的脸上现出一个明朗的笑意,大鸟呼啸而来,从月他们的头上飞过,迪达拉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火影岩,大笑道:“这就是木叶最有名的火影岩啊,果然够艺术,鸣人鸣月,等下我去把它艺术你们说怎么样,哈哈。”

“是龙之国的变态狂人啊,天杀的,这变态怎么跑到木叶了!”木叶的忍者嘴巴张的老大,几乎可以放下一个大鸡蛋,眼珠子瞪的快突出来。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幕。

“铛铛铛铛……”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瞬间传便了整个木叶。

“出什么事了?”正在火影办公室里的纲手惊道。

办公室的大门砰一声被撞开,一忍者道:“火影大人,不好了,村子的警报忽然响起,所有今夜巡逻的小队忽然都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什么!”纲手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尽快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立刻开启a级防御系统。”

“是,火影大人。”

眼皮一直不停的条,纲手心烦的走到窗户旁边,这时,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撞开,系统防御队队长急道:“纲手大人,村子东边出现一批入侵者,正快速朝村子中心进发,我们的巡逻小队根本挡不住,西边也发现了入侵者的行踪,请求支援。”

“看清楚是哪国忍者没?”纲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火影大人,他们都没有带护额,穿的到像是某个大人的护卫一样,看他们去的方向似乎是自来也大人那边的战场。”

“可恶!“纲手拧起秀眉,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朝那个方向去了,难道是为了九尾而来,糟糕了,纲手快步朝外面走去,“尽快启动a级防御系统,不,启动s级防御系统,将所有非战斗人员全部撤走,所有战斗成员全部赶到西郊支援自来也。”

随着警报的声音,木叶变的混乱起来,千里之外,正在做任务的卡卡西忽然觉得心里一正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他抬起头远远地望向木叶那个方向,鸣人、鸣月,希望你们不要出什么事情。

听到警报声的时候自来也一变再变的脸终于惨白的如同冬天里的雪花,他颤颤一指月厉声喝道:“旋涡鸣月,旋涡鸣人,你们两居然真的勾结的龙之国。”

“勾结,我可没有。”月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我怎么可能勾结龙之国啊。”那可是我的地盘,还用勾结吗?

“是啊,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和他们私下有什么不良勾当了。”鸣人笑笑道。就算有勾当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在说那可是我家啊,能用勾当来说?

“还说没有!”自来也气的嘴唇都开始抖了,“你们既然和迪达拉那么熟悉,难道说你们早就准备背叛木叶了。”

“喂,似乎我们压根就没有对木叶做过什么吧,是你们要把我封印了,是你们要把我和鸣月击杀了,现在却好象什么都是我们的错。”鸣人冷笑连连。

急匆匆地赶到西郊纲手就看见鸣人和鸣月正在和一个别村的忍者聊天,在仔细一看,纲手大失惊色,那个站在鸣月旁边的不是迪达拉是谁,三年前云忍村一事闹的忍界谁不知道此号人物,鸣月不是去龙之国做任务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说鸣月真的跟龙之国有来往吗?想到这里纲手只觉得脊背发凉,手心里都出了冷汗。(大和还没回来,唉,他哪有月的速度快,恩,说不定他在研究亲热天堂手写版了,嘿嘿)

“旋涡鸣月,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曾经承诺过我什么?”远远地传来纲手的声音,她走进人群,一脸失望地看着月。

“承诺!呵呵!”月摇头大笑起来,锐利的目光看向纲手,“我是承诺过不会背叛木叶,可是——前题是木叶不找我的麻烦,你应该还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怎么样吧,那我告诉,如果不是我身手好,现在我已经因为被自己村子的上忍攻击重陷阱而死你,还有,鸣人这件事情你又做何解释?”

“似乎的确是这样的了。”

纲手一瞬间气势全无,她很无奈地一笑:“你是这么说过,看来是我太不称职了,明明想让你们就这么安稳的生活在木叶,明明很努力的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结果事情反而变的更糟糕。”轻声叹了口气纲手满眼无奈和悲伤,但是她的声音又立刻提高了,锐利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把别国的忍者引进村子啊,别忘了,曾经你们的父亲四代火影为了保护村子可是连性命都失去了,你的父亲做为火影,又为村子牺牲了多少,而你们呢,居然把别国的忍者引近来,这样你们的父亲情何以堪。”

鸣人一听纲手提到四代怒火顿时上涌,沉声道:“我们的父亲是四代火影那又怎么样,或许,对于你们来说,他是一个牺牲了自己保护全村的英雄,可是,对我来说,他只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在我和鸣月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把我们变成了人柱力,自己什么都不管就走了,你纲手公主是初代的孙女,二代的侄女,木叶所有的人民都尊重你、喜欢你,猿飞木叶丸,他是三代的孙子,木叶所有的人都宠着他、喜欢着他,你们是多么的幸福,可是我们呢,作为四代火影的遗孤,为保护村子做了人柱力的我们,本来是应该和你们拥有一样的待遇的,可是你知道在那几年我和鸣月是怎么过的吗?每天吃的是别人不要的剩饭,有一顿没一顿常常吃不饱,穿的更不用提,生病了没人管,还要每天受人的白眼,被人欺负,挨打是常事,只要不被打死我想根本就没人理会,大冬天的时候,我们冻的连路都走不动,还要被那些人泼冷水扔石头,那时候看到别的小孩在父母的怀里撒娇,你知道我们有多羡慕吗?”

平静的声音,就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可是那一字一句,却犀利的如刀锋一样传到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气氛压抑的让人几乎窒息,童年里,有太多太多的委屈,太多太多的伤心事,怎么能说忘就忘记了,那一幕一幕在脑海里回荡,鸣人激动的双眼泛红,垂下的手紧了又紧,一只温柔的小手紧紧拉住鸣人颤抖的手,月柔和的目光让鸣人的心平静了不少,迪达拉也伸手轻轻拍了拍鸣人的肩膀,鸣人回给两人一个放心的眼神。

半晌,自来也一脸愧疚地说:“对不起,是木叶亏欠了你们。”

“亏欠?我们可受不起。”月冷冷道:“我只是不明白,难道就因为四代是我们的父亲,四代是为木叶而死的,所以我就算是被村民欺负也不能有怨言,所以我们就不能变强一点保护自己,稍微表现的厉害一点就要被你们怀疑,被你们监视,所以我们就算是要被你们除掉也要乖乖的去受死,反抗就是背叛村子,所以鸣人就算被下了封印变成一具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杀人工具那也是应该的,而我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因为要保护木叶,因为我们是人柱力,还因为我们是四代的子女,更因为四代是为木叶而死的,所以你们做的什么都是对的,所以我们就不能反抗,是吗?”

月可不向鸣人,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这话直让纲手和自来也等人无言,众忍者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忍者,其本身就是做为工具的存在,但是,他们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没有一个人能做到没有一点感情,如果真的有没有一点感情的人,那他就真的不能再称做人了。

“哼!和这个怪物说这么多干什么,他们明明就是和龙之国有勾结,大家小心别让她分散了注意力。”蓦地,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出来。

月抬眼看去,原来是团藏这个木乃伊,冷笑一声道:“我可从来都没有勾结过龙之国……”

还没说完就被团藏打断:“没有勾结,你当我们的是瞎子吗?迪达拉可是龙之国的高层人员。”

“哼!”月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团藏,没在说话,因为没说下去的必要,原本就杂乱的街道上忽然涌出数个穿着淡黄色护卫服装的人,整齐的脚步,齐齐朝月他们走来,同时,天空里再次出现四点亮光,那亮点一瞬间就冲到木叶上空,一道闪耀的金光从天而降,带着巨大的威力打向人群。

“快闪开!”纲手大喊道。

还在外围的护卫队趁着木叶忍者散开的时候冲到月和鸣人所站立的地方,全部朝月的方向单膝跪下。

“月卫队参见公主殿下、鸣少爷。”

“鸣卫队参见公主殿下、鸣少爷。”

响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木叶,光亮降落在月的身边,四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单膝跪在月和鸣人面前右手放在胸前恭敬地说:“龙腾寒、白、君麻吕、龙腾玄参见月大人、鸣少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