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领悟

“宁次,我们那出实力好好的打一场吧。”赛场上,鸣人咧着嘴大笑道。

“好!”宁次淡淡地说。

鸣人慢慢退后几步和宁次拉开距离,两人静静地看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风轻轻扬起两人都头发,一时之间赛场上鸦雀无声。

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两人还没动手,有人忍不住了,选手区的天夜银挥手大骂道:“我说你们两个还打不打,不打了就赶紧走人,别在这里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这话就好象出了一个连锁反应一样,观众区的人也不爽了,刹时之间什么饮料瓶、废纸团、香蕉皮……如雨一般地飞向赛场上,场面之壮观啊,无语。

“你给我闭嘴,混蛋。”若水一拳头打在天夜银的脑袋上,直接把他打飞出去了好远,刚好他就飞到月的脚下,月眯起眼睛看了天夜银一眼,抬脚,踢出,怎么玄在选人的时候就不知道选个话少的,回去要这家伙好看。

天夜银本来见月踢出一脚想躲,哪知道那一脚快的他连反应都没有就被踢走了,可怜的家伙像不皮球一样滚啊滚,最后到了白的身边,他翻身趴起来就要踢回去,混蛋,木叶的忍者凭什么踢他,旁边龙之国的几个人也走到了他身边,大有不管什么结盟啊规矩什么的就要把月给群殴一顿。

“住、手!”白温柔的一笑,缓缓吐出两个字,却带着让几人无法抗拒的严厉,“这里是木叶了,你们嚣张是不是该有个限度。”敢说鸣人,还想对月大人动手,你们几个想被修理啊。

“给我回去站好,在闹事我就让你们回去做特训,快点,别磨蹭。”若水大声喝道,几人心不甘请不愿地走回去,某人殊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家的超级老大给惦记上了,祈祷他以后的日子吧。

如雨一般的垃圾飞到赛场上,两人同时皱了皱眉头,当垃圾快飞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两人同时动了,宁次双手缓缓推出,做出了一个和日向一族起首势不同姿势,鸣人也摆出了一个架势,他这一动作却让看台上的三代火影和假扮四代风影的大蛇丸同时站了起来,这正是飞雷神之术的起首势。

宁次脚步向前一踏,走出几个奇怪的步子,看似缓慢,却在一瞬间离开原地好远,鸣人更快,只见他人影忽然间晃了晃,那些飞来的垃圾一点都没有打到两人身上。

“八卦连环一万三千八百四十掌!”宁次大喝一声踩着八卦步向鸣人袭击而去,白衣飘飘,转眼间就出现在鸣人面前。

“喂喂,我说宁次,这招鸣月已经用过了,你还拿来唬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掌好不好。”鸣人白了宁次一眼不打算回击,只到宁次的掌风已经快接近鸣人的身体了,鸣人一瞬身,刹那间数个金黄色的影子出现在赛场上,每一个人影都伴随着宁次那铺天盖地地掌影,观众们都快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会有这么都的鸣人,又一瞬间就消失了,事实上这些人全都是鸣人的本体,只是他的速度太快,所以让人产生幻觉。

“不是吧,还真有这么多掌,宁次你打的累不累,要不要停下来喝杯咖啡提提神啊。”闪躲间鸣人还不望耍耍活宝,宁次一扯嘴角手上速度更快了。

白影和黄影纠缠在一起,宁次目光如电,掌风紧紧跟随着鸣人的影子,不管鸣人移动到哪里他都能立刻抓住,伴随着“砰砰”的对掌声,两人翻身退后数步,鸣人大叫道:“不对,宁次你这招错了。”

哪里错了啊,大家都很奇怪,,宁次轻轻一点头道:“恩,错了,多了一掌,失误。”

“就是啊,宁次你的算术学的太烂了,下次数清楚点。”鸣人道。

观众们倒下了一大片,已经够厉害了好不好,拜托要在这点小事上纠结吧。

“在看我的,鸣人虐人一万三千八百脚,哈哈!”金黄色的影子再次出现在赛场上,这次宁次不动了,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弧紧紧护住周身,太级,以静制动,一不变应万变,双掌看似缓慢,却每一掌都刚好把鸣人强势的踢腿挡出去。

金黄色的影子把快发挥的到及至,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踢出凌厉的脚风,已经超出了中忍的速度,这让看台上的各个忍者为之侧目,最惊讶的要数木叶的几位小强了,他们实在想不到曾经是吊车尾的鸣人原来居然是这么厉害。

两人再次分开,这会是宁次先开口,“恩,这招也错了。”

“哪里错了,宁次你不要自己出错了就想找台阶下,门都没有。”鸣人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宁次道。

“少了一脚,我确定。“宁次一本正经地说。

“啊!”鸣人大叫起来:“怎么会,我的算术明明比宁次的好。”

看台上刚爬起来的观众又倒下去了一大片,拜托啊,不要在这种有的没的小事上纠结好不好。

鸣人胡闹就算了,他经常胡闹,为什么一直很冷静正常的宁次也跟着他一起胡闹啊,月干笑几声,一手扶额,实在没眼去看这两人了,其他人均是一副嘴抽的表情。

“在看我鸣人超级噼里啪啦术!”鸣人脚下一用力跃上半空。

什么是噼里啪啦术呢?看着场面你就知道了,只见鸣人在快速移动间不停地向宁次扔出什么起爆符啊,爆雷符啊,只要是能响的东西,通通都被他拿了出来,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里面居然还有那种爆炸很强的烟花,嘿嘿,那场面那,真的是噼里啪啦轰轰烈烈啊。

宁次这会总算是明白鸣人说的那出一些实力是什么意思了,这丫的就是觉得只用普通中忍的实力玩的不痛快,非要那出接近上忍的实力来秀一把,他居然脑残的答应了,天,希望这场无聊的闹剧快点结束吧,要不他干脆认输算了,反正他本来就打不过鸣人地说,输给鸣人一点也不算是丢脸。

正当宁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漫天的烟雾里忽然传来鸣人严肃的声音:“那,宁次,你到瓶颈了呢!”这句话一下敲进宁次的心里,的确,最近他的修炼一直停留在原地无发在更进一步,鸣人想要暗示他什么?

灰尘渐散,在惨不忍睹的赛场上鸣人那湛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宁次,似乎一眼就把他看透了,然后他出拳了,只是一拳,除去了那些繁杂的招式,那些无穷的变幻,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宁次却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挨上了一拳。

“砰!”在一声巨响里,宁次倒飞出去撞在了赛场上的墙壁里,他缓缓的爬起来,脑海里还回想着鸣人的那一拳,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了。

“宁次,其实太级是可以无限连击的,并不是像你们日向家那样能使出一百二十八掌就很了不起了。”这是月在宁次第一次和她修炼的是说的话。

“无限,真的可以无限吗?”宁次道。

“当然,其实太级乃以天地为法之道,其博大精深之处岂是随便就能理解的,当你达到了无限的境界之后你就会发现,无限并不是他的终点。”

“那又是什么境界呢?”

“呵呵,反普归真,这种境界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等你到了那个境界你就会明白的。”月笑道。

对了,反普归真,宁次忽然间仿佛抓到了什么,他缓缓地挥动起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圆弧,轻轻地发出一掌,打向鸣人,只是一掌,没有无限连击,也没有太级的万般变化。

“砰!”再一次的巨响声里,鸣人很无奈地飞出去了,真是的,自己在找打吗?怪不得鸣月自己不来,而让自己对宁次说这话,感情她是不想做宁次的试招对象,奸诈啊,连自己的哥哥也阴,呜。

“太级分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幻八卦,八卦化无穷,然万变皆为象,无穷即有穷,道穷则变,物极必反,尽去诸般象,万法无空道,鸣人,谢谢你。”宁次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笑道。

“咳咳,有你这么谢人的吗?”鸣人从坑里爬起来,只有他知道刚才宁次那一掌有多重,要不是他已经卸去的那掌的大部分威力,这赛场估计已经成了废墟,“我都快被你打死了,哎吆,痛死我了。”

“呵呵!”宁次淡淡地一笑,转身对还在为他这句话而惊骇的不知火玄间道:“考官,我弃权。”说完也不理会不知火玄间的表情转身离开赛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