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新队员

“我是佐助,到达c地点。”

“我是鸣人,到达B地点。”

“……我是鸣月,没有到a地点,你们继续。”

……

“上!”佐助大喊一声跃下树,右脚一抬,猛烈急讯,带起强劲的气流声,远处正无聊地看着这一幕的卡卡西很无语地黑线,这只猫会被踢死的好不好。

小猫灵巧地一跳,躲开佐助的攻击,转过来伸出一个爪子叫嚣地“喵”了两声,逃跑这种事情我可是做的多了,想抓我,你还差的远了。

佐助怒,他居然,居然被一只猫藐视,“雷切!”蓝色的查克拉球在手中凝聚,呃,你确定这一下打出那猫还有命。

“啊!佐助,那可是a级忍术,你怎么能用来对付一只猫,你想杀死它吗?看我的,螺旋丸。”鸣人大叫一声,手里多了个小球,鸣人,你瞎参合什么,两招下去那猫还有尸骨吗?

两个大绝招一前一后地攻击向那猫,小猫可怜地喵了一声,你们欺负猫。

卡卡西头上的黑线加深一分,看着已经走出来的月,心想,还好鸣月比较正常。

“八卦,一万三千二百八十掌!”一声清脆的大喝。

卡卡西直接掉下树,原来我的学生没一个正常的。

诶,有这么多的掌吗?佐助和鸣人一起看向月。

只见月轻轻伸出手,(慢动作)抬起,一脸凝重,忽然手往后一斜,顺顺有些凌乱的留海,露出银莲般的笑容,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们继续。”

“什么,啊!”两声惨叫,就在佐助和鸣人分神这一瞬间,两个大招撞在一起,“轰!”强大的劲气波动,带起一阵狂风,树叶飞散,两人连忙迅速后退。

“喵呜!”可怜的小猫被劲气撞的像风中的树叶一样,一路翻滚,再弹起来,最后撞在一棵树上,掉下来,满眼星星,眼睛呈旋涡状。

鸣人一吐嘴里的灰尘大叫起来:“鸣月,你没事瞎叫什么?”

月微微一笑道:“好玩嘛。”

好玩才怪!!

“什么!都是一群小鬼,那个粗眉毛的,看起来傻傻的,是个忍者吗!还有那个穿粉衣服的女孩子,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样子,那个翻白眼的,说你了,老是翻着白眼干什么?”

刚走进任务发放地,月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强大,太强大了,居然连宁次也说,一脸胡子,满身酒味的中年大叔靠在门口,这应该就是达兹拉了,不过这波之国的任务居然被宁次他们班接了,蝴蝶效应啊。

“嗨,大家好!”月挥手道。

“啊!好!”宁次柔声道。

一个青绿色的身影快速冲到月面前,小李双眼又开始喷火了,“鸣月,你来了,上次我还有话没说了,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是青春总是伴随着失败的,所以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让你喜欢我的,我要用时间来证明我有多喜欢你。”

汗,黄果树瀑布汗。

鸣人和佐助正在想怎么收拾这个粗眉毛的,宁次忽然开口道:“李!任务之前先和我打一场。”

“噢!宁次,你终于承认我了。”小李眼睛下流出两行泪,“我会努力打败你的,青春,爆发吧。”

我没这么说,宁次抽抽嘴,站的离小李老远,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认识他。

走出任务发放处,鸣人和佐助羡慕地看着宁次,宁次真好,可以光明正大地收拾这个热血过头的粗眉毛。

卡卡西一脸奸诈地笑道:“鸣人,佐助,你们两个是不是很羡慕宁次,也想做c级任务啊,想得话就告诉我。”

切,鸣人和佐助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打什么坏注意的卡卡西,鸣人道:“宁次可是上届毕业的,组c级任务很正常。”

佐助道:“我们还是新手,应该多积累经验,c级任务就算了。”

卡卡西郁闷,真是两个不可爱的孩子,想做就明说啊。

是你误会了好不好,月也开始纠结了,卡卡西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真是的,为什么从我到木叶后就发现卡卡西和原着一点都不像了,难道说,他被我们三个忽悠的得了精神分裂症,苍天,我有罪啊。

诶!波之国任务!卡多!钱啊,那可是钱啊,我怎么忘了,要是飞雪知道了又开碎碎念了,月一把拉住走在前面的宁次,“宁次,你跟我来,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呃,好。”宁次的脸迅速变的通红,任由月拉着他往前走。

留下表情不一的两大四小,天天看着这么温柔的宁次,嘴角有些发苦,佐助盯着月拉宁次的那只手,忽然想起月说过,能抓住一个女人的胃就能抓住她的心,下决心要回去学做菜。

“青春啊,这就是青春!”阿凯一扬手大叫,这不是火上加油吗?天天已经感觉眼睛有些发酸了,佐助回头死命瞪着凯,用眼睛杀死你。

“对不起,我今天在路上遇到一只黑猫。”佐助一甩头酷酷地说,旁边粉红色的人儿开心地道:“啊!佐助君,好帅。”

“我今天扶一个孕妇过马路。”鸣人毫不在意某不良上忍那杀死人的眼光。

“我今天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月轻声说,奇怪地看向粉红色的某只,她怎么会在这里。

卡卡西头痛地看着自己的三个问题学生,觉得自己似乎开始胃痛了,怎么都这么不可爱,今天他很准时的到集合地,结果等了三个小时才等到三人,这算什么,老师居然等学生,纠结啊。

“今天我有件很事情要宣布,你们听好了。”卡卡西道:“这位可爱的小姑娘和你们是一个班的,你们应该都认识吧,春野缨,从今天开始她暂时加入我们的小队。”

“为什么?”鸣人不解地问:“小队不是三人一组的吗?怎么能多出一个人。”顿了一下鸣人看了一眼一直星星眼看佐助的小撄毫不客气地打击道:“而且还是个花痴。”

“你说什么?”小缨转过头怒吼一声,随后有转回去,继续星星眼看佐助,啊,佐助君,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帅,可以和他一组太幸福了。

佐助对小缨也相当不喜欢,整天被一个女孩子这样看着,他可受不了,道:“她自己不是有小队吗?到我们队里来干什么。”

卡卡西道:“小缨的指导导师住院了,所以他的三个学生分别加入你们三个下忍小队里,就这么回事,所以你们就别抱怨了,那么解散。”

“佐助君,以后我们就是同队的了,好开心啊,请多指教。”小缨面带羞涩地说,佐助无视,眼睛看向月。

“佐助君,为了加深同伴之间的友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小缨继续说,鸣人和月被她当做空气。

吃饭!对了,我还要去学做菜,佐助独自离开,于是晚饭的时候,除了宁次离开前做好放在佐助空间戒指里的菜,桌子上还多了几盘看起来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的菜,鸣人只吃了一口就开始吐,气的佐助连盘子带菜一起摔到垃圾堆。

多了个队员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小撄眼里从来都只有佐助,月和鸣人都是空气,大家还是该做任务就做任务,该气卡卡西照样气,只是佐助就难受了,小撄一直在他身边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时不时的还冒出星星眼,心型眼,让他觉得特别烦,本来因为做菜不成功的他就不爽,这下就更加烦闷了。

今天第七小队的c级任务终于来了,原因,卡卡西又被鸣人给气了,他把这个归结为鸣人想做c级任务,所以主动提出做c级任务,反正他觉得以鸣人他们的实力做c级任务绝对可以。

“什么!保护我的就这群小鬼,那个黄头发的,一脸呆呆的样子,像忍者吗?还有那个板着脸的,你装什么老成,在装也是个小鬼,那两个女孩子是吧,看起来娇滴滴的,要是遇到强盗我看她们肯定会哭鼻子。”靠在门口满身酒味的中年大叔说完还灌下一口酒。

喂,大叔,你和达兹拉是亲戚吗?说话怎么都这么刻薄,月翻翻眼睛,鸣人和佐助已经在想路上怎么收拾这家伙了。

“我是有名的瓷器制造专家,达答拉,在我回到家之前,请保护我的生命安全。”

呃,连名字都和达兹拉这么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