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暗藏危险的邀请

“拉拉拉,我是一只快乐的小小鸟,终于飞出了那禁锢我的牢笼,拉拉拉,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小鸟,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我说,鸣月,你就不要在折磨我的耳朵了,这唱的都是什么啊!”自来也受不了的大叫起来,这丫头,在木叶她就这么难受吗?还牢笼!这什么和什么啊!

“诶,这首歌不好听吗?那我换一首吧!”月轻笑一声,唱的声音更大了:“有一只猥琐的蛤蟆,白白的头发,长的可爱,不管走到哪都叫,呱呱呱,我是蛤蟆仙人,呱呱,我是蛤蟆仙人……”

自来也无语了,这丫头分明是拐着弯子在骂他,难怪他把卡卡西的三个弟子都带了出来,卡卡西居然带着一丝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当时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自来也忽然觉得这段路好长,真的好长,真希望快点结束,

走到一个小小的寺庙旁边,四人队停下来休息,自来也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这几天虽然他一直都笑着,但是他心里却十分难过,“三代老头子!”喃喃自语着,思绪飘动,自来也仿佛又回到那个做下忍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一起做生存考验,那时候他很冲动,很苯,连很简单的陷阱都重了。

那个善良的老头子奇怪地问:“自来也,为什么连这么简单陷阱你都看不出来啊!”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头子还很年轻,很健壮,可是现在他却永远地沉睡了,时间真是不等人啊,转眼间连他自己都已经老了。

那时候年少的他很不服气,倔强的不肯认输,大叫道:“谁说的,我在取材的时候可是一次都没被抓到过。”

然后这个老头子居然说了一句让他吃惊的话:“这样啊,下次我和你一起去吧。”说完后脸上还出现了一丝很猥琐的笑。

“呵呵!三代老头子是个大色狼!”想到这里自来也的脸上不由的出现了怀念的笑容。

几个把这次寻人当做旅游的家伙无聊地在寺庙门口乱转,月眼珠子一转忽然纵身一跳,一脚把门口左边挂的那个大大的铜铃踢飞,叫道:“鸣人,佐助,我们来玩球吧。”

“好啊!”鸣人飞身跳起来叫道:“看我旋涡鸣人无敌脚!”一脚把铜铃踢到了空旷的地段。

佐助跃到半空,头朝下脚朝上道:“呵呵,看我的倒挂金勾。”又一脚把铜铃踢到更高的地方,月脚下一用了身体一旋左手挥出道:“看我天马流星拳!”

“砰!”铜铃发出巨大的响声,倒飞出去,“看我的绝招!”鸣人忽然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身体用力几旋,带起了阵阵气流的波动,右手一抄把快要掉下去的铜铃接回来,“专打色狼拳!”一拳打出来,铜铃飞一般地快速朝自来也坐的地方撞去,还沉静在自己思绪里的自来也忽然发现有东西向自己袭击而来,刚转头就看见一个跟自己脑袋一样大的铜铃朝自己飞过来,正好打在他的脸上。

“咚!”自来也很可怜地摔下了石头,眼睛呈现出一圈圈蚊香,那个铜铃滚啊滚的停在他身边。

“哦耶,好球啊!”鸣人一握拳头跳起来。

“太帅了,鸣人,正中目标啊!”月大笑起来。

佐助想了想道:“其实我觉得,如果打色狼的话,不应该打脑袋,最好让他一辈子都色不起来……”汗,佐助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邪恶了。

“我说,你们几个嚣张的小鬼,我受够了,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要尊重长辈!”自来也跳起来大叫,大有发标的冲动。

“长辈?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月故意左看右看。

“不就在你们面前吗?”自来也吼起来。

“哪里哪里,我怎么只看到一个白毛猥琐的色狼在眼前。”鸣人晃了晃脑袋很郑重地说。

“恩恩,而且还是一只老色狼,我看卡卡西老师说不定就是他带坏了的,要不怎么会那么猥琐。”佐助道。

“就是就是,可怜的木叶啊,为什么会有这种色狼的存在。”月一脸痛惜的表情道,然后三人很有默契地一起道:“悲哀啊!”牛,真牛,三人看来是有把自来也气死的冲动了。

“气死我了,你们,你们三个小鬼,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说我!”自来也气的额头上的青筋只跳。

“你是,话说你是谁啊,我还真不知道,佐助,你认识他吗?”月问道。

佐助把自来也上看下看后,认真地道:“一个爱偷看女澡堂的老色狼兼木叶s级寻人任务的路人甲。”

自来也感觉自己头上都冒火了,卡卡西到底怎么交这三个小鬼的,回去要他好看。

“不对,佐助你说错了,他其实就是……”说到这里鸣人故意停顿了一下,在自来也期待的目光中,鸣人道:“其实,貌似我好象不认识他啊,人老了啊,记性就不好,看来我应该去补补钙了。”

“你们这三个欠扁的小鬼!”自来也一挽袖子,三人还以为他被气到想砍人,只见自来也一下子跳到刚才坐的石头上,一个金鸡独立,左手仰的老高道:“听好了,癞蛤蟆仙人是隐瞒世人的称号,想隐藏什么的我就是……”左脚落地,长长的白头发晃啊晃,某只继续道:“不分东西南北,整个天下都无人能敌的三忍白发童子癞蛤蟆使者,连哭泣的小孩子都会闭嘴的美男子,自来也大人是也,就是本人了,哈哈哈哈。”

“那,鸣人,我饿了,我们还是快点出发吧。”月拿起背包走向前去。

“恩,我也饿了,前面不远处好象有一个镇子,我们快点出发吧,走了,佐助。”鸣人快步跟上。

“是啊,走了这么久我还没喝水了,小镇上应该有冰镇的红茶,去那里逛逛。”

三个人,留下三个背影,在阳光下,他们的影子被拖的老长。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后面传来某只自我膨胀过剩的吼叫声。

乌鸦飞过天空:“笨蛋……笨蛋……”

宁次熟练地把一个个菜做好,摆在桌子上,刚坐在餐桌上才想起月他们三个人都不在木叶,真是的,太习惯了,一做饭就会做好多,有时候习惯也不是好事啊,一个人的晚餐,真的很没劲,宁次胡乱地扒拉了两口就把自己辛辛苦苦用尽心思做的菜全部倒掉了,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夕阳正红,宁次忽然有点嫉妒佐助这小子,因为和月他们在一个组,天天都可以见面。

晚风飘过,几片树叶从树上落下,宁次忽然皱了皱眉头,抬眼看了一眼院子的高墙,一个人影刷地落在高墙上,冷声道:“日向宁次,宗家有请。”

冷冷的声音,还伴随着寒气逼人的杀气,宁次冷眼看了看这个日向一族的成员,只是个中忍,有什么好嚣张的,忽然闪电一般地伸手,只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这中忍身前,中忍大惊,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腹部一痛,“咚”地一声就摔下了高墙。

宁次冷声道:“这是佐助的家,不是日向宗家,下次请走大门。”转身慢慢走出院子,果然如鸣月所说,他们真的来了,宁次习惯地摸了摸额头,似乎这次中忍考试的时候自己真的有点嚣张过头了啊,嚣张吗?似乎自己也被她传染了呢,宁次轻笑一声,看来日向一族也需要改革了,走进宗家的大门,刚走进院子就看到日向日足一脸担忧地走来走去,看到他来了,沉声道:“宁次,你来了。”

“伯父,你好。”宁次微微躬身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日向日族郑重而又略带焦急地说:“宁次,等会进去你可千万不要冲动,我会想办法帮你的,记住,你好好活着是你父亲和我最大的心愿。”

“谢谢你,伯父,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章节目录